Skip to content

九成人收折着用还是要做,OPPO起跑慢如何做出摺痕最小摺叠机?

2003年,在做蓝光DVD播放机时,刘作虎和团队做出了一台具有创新结构「业界最牛」的机器,他感到很自豪。有一天,Tony(OPPO创办人兼CEO陈明永)把他叫到办公室,桌上正摆着那台机器,他已经准备好接受表扬了。但Tony说的却是,「这机器上下按键的缝怎麽不一样?」

「追求完美和极致的文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熏陶出来的。」即便20年後,刘作虎还能清晰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在由OPPO独家冠名赞助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2022的舞台上,刘作虎的新身份是OPPO的CPO(首席产品长),距离OPPO第一款折叠萤幕手机FindN发布仅过去两天。17号下午他匆匆赶到现场,访谈结束後以闪电速度离开——新机首批预售销售一空,他要去参加团队的庆功宴。

上台不到1分钟,刘作虎迫不及待地打开手里的FindN,它具有多项颠覆性——更好解决了摺痕问题,为此,OPPO使用了含136个零部件的铰链,进行了六次迭代;它采用横向折叠而非竖向,能「像书一样打开」,合上後刚好是一只手能掌控的尺寸——为了适配横萤幕比例,团队软体工程的开发量达到普通旗舰机的4至6倍。YouTube的「顶流」数位评测部落客MKBHD盛赞其「可能是迄今为止地球上最好的折叠萤幕手机。」

这是刘作虎带一加回归OPPO後的重要「战役」。早在2018年,OPPO内部就诞生了第一款折叠萤幕原型机,历经四年的打磨——这使OPPO错过了时间上的「第一」。

「产品不能求快,快没有意义。」舞台上的刘作虎斜靠在高脚凳上,满面笑容,给出一个「诡异」的调研结果,「某款产品,购买折叠萤幕手机的用户,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合着使用。那大家为什麽要买折叠萤幕?很多人可能没想清楚。」

做最好的产品——这是刘作虎自蓝光DVD时代就坚定的产品观。

在早前一段时间里,大众的认知中,OPPO以行销和下沉的经销商网路见长。但事实上,OPPO的技术路线贯彻始终。

2004年,OPPO在美国矽谷设立子公司OPPODigital,专门制作高清DVD等类型的数码视听产品。为了打入已经成熟的欧美市场,OPPO不惜成本。巅峰时期,蓝光DVD甚至打败过业内最强的天龙和Sony,获得过欧洲EISA(欧洲影音协会大奖)。

那是刘作虎自一名工程师向产品经理转型的起点,也为他积累了最原始的自信——要去经受最挑剔的用户的考验。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首日大会结束後的後台VIP室里,刘作虎已经离开,AngryMiao怒喵科技的创办人李楠正吐槽着,「未来五年别牵扯手机这档子事儿……」工作人员递上一部FindN,只看了几秒,「我X,有点东西。」他感叹道,「某些行动部件可以达到五个丝(百分之一毫米精度的五倍,事实上FindN铰链的加工精度在0.01mm,即一个丝)。」

「你怎麽看待如今的智慧手机?」在IF大会现场,刘作虎向开场嘉宾沃兹尼亚克(苹果联合创办人)隔空提出了这个问题。沃兹说,「我个人的观点是,不要做太多无用的升级,而是让它们变得非常重要和有意义。」

「我突然有了个主意。」刘作虎说,「能不能帮我送一台FindN给沃兹?」他向极客公园创办人张鹏提出请求。

折叠萤幕的意义在哪里,智慧手机的未来是什麽?刘作虎与现场观众分享了OPPO的观点、理念和信仰。

以下是张鹏与刘作虎的访谈实录。

「难搞」的折叠萤幕

极客公园:我看你特别认真地听了沃兹的分享,你也是一个工程师,你羡慕他的人生状态吗?

刘作虎:当然很羡慕,尤其刚才看开场影片的时候,我觉得有一点像老顽童的感觉,非常可爱,我想是因为他仍然是一个很纯粹的工程师。

我希望我20年後还是像今天这样喜欢做产品,我估计我跟他状态也差不多,虽然事业没他强。

极客公园:现在做产品跟当年做产品肯定不一样了,如今手机的领域太复杂了,做产品是不是也挺痛苦的?

刘作虎:其实我觉得还好。因为我从20多年以前就是一个工程师,就在做产品,也在做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喜欢的东西,好像没什麽变化,这麽多年我也真的没有什麽改变。

极客公园:折叠萤幕其实差不多三年前就出现了,为什麽OPPO花了这麽长的时间才推出第一款折叠萤幕手机?

刘作虎:因为产品不能求快,我觉得快没有意义。2018年2月在MWC(世界行动通信展),就有外媒问过我这个问题,你对折叠萤幕的看法是什麽?当时我也没想清楚,我想了几年的时间,今年差不多三年快四年了。

快有什麽用呢?现在市面上,已经有的折叠萤幕,不也很一般吗?(笑)

我还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很诡异的事情,我们之前专门做了某一个产品的用户研究,出来的数据非常搞笑,说买这个折叠萤幕80%,90%的用户都是合着在使用。

我觉得肯定是大家没想清楚,就做了个产品。做出来很简单,做一个真正折叠萤幕该有的样子,不那麽容易。

极客公园:你觉得做折叠萤幕要想清楚些什麽?你思考的结果是怎样的?

刘作虎:折叠萤幕的价值究竟是什麽,直到去年我才想得比较清楚,但是真正形成一个最终的概念,又花了一段时间。

用户大萤幕的需求,实际上是伴随着智慧手机的发展而发展的。最早乔布斯(贾伯斯,Steve Jobs)认为3.5寸是最好的尺寸,但是你看我们今天的主流旗舰机,应该至少是6.5寸,也有更夸张的7寸。

虽然很奇怪,但这说明一个问题,大家对大萤幕的需求是存在的,因为人们现在接触资讯的主要媒介就是手机萤幕,萤幕越大越好——是满足人们身体上底层的需求。所以有了大萤幕之後怎麽去做出一个好的产品,它的逻辑是什麽,这是我去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FindN这个产品算是我想清楚了逻辑之後做的。

极客公园:折叠萤幕的意义是什麽?它的意义就是萤幕更大吗?

刘作虎:首先萤幕更大肯定很重要,但是不仅仅是更大。很多人用了大萤幕就不会再用小萤幕的产品了,这也是很多人买折叠萤幕的第一动力,但是我当时想这个大尺寸究竟应该给用户带来什麽不一样的体验?

首先回到第一个基本的逻辑,已经有一个大萤幕,那合起来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越小越好?两块萤幕之间,怎麽在中间找到一个平衡和最佳的黄金基点,这又花了很长时间。

所以发布会那天我讲:你可能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潇洒的感觉,可以看完大萤幕之後合上然後装进裤子口袋。

以前市场的一些折叠萤幕可能得裤带勒紧一点才能承担折叠萤幕的重量。

极客公园:思考折叠萤幕的尺寸这麽难吗?

刘作虎:因为它背後有很多技术问题。

为什麽大家没有做出这样的产品?我觉得还是因为技术上的一些挑战,因为在那麽小的空间里,合起萤幕要好用、打开萤幕也好用,还有选机的功能和不同的体验,续航也要好……在这麽小的空间里去实现,技术难度是很大的,所以我们用了四年的时间迭代了六代,这背後包含了许多技术突破。

之前我自己很得意,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尺寸,为什麽大家都不做。但其实可能不是他们没想到,而是有可能做不到。

比如折叠部位的铰链,我们这个应该是全行业最好的设计,有一百三十多个零件,这里面有很多的技术阻碍。大家也能发现我们的这款产品几乎看不到什麽摺痕,这个设计是非常难实现的,我们花了六代去迭代都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所以FindN和市面上其他产品的对比是非常明显的。

极客公园:花这麽多时间来研究小的细节,最终结果是值得的吗?

刘作虎:超出我的预期了。

我有看媒体评价的习惯,包括一些海外的KOL。发布会结束的那天晚上,MKBHD,我相信科技圈的肯定都知道MKBHD是谁,曾经跟ElonMusk和TimCook对话那个黑人小哥哥。他是YouTube影响力最大的KOL之一,也比较客观,他给了一个评价,说这可能是星球上最好的折叠萤幕手机。

我们第一批的预售已经卖没了,当天晚上就卖没了,这个是远远超出我们期望的,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达到过的一个高度。这就是好产品说话,也证明了OPPO的定义,以及我们团队的努力一定是正确的。

极客公园:你有没有和别的厂家探讨过?他们的逻辑是什麽?

刘作虎:没有问过。因为我不太好说别人,但是我猜测,可能有人会想走捷径。自己没想清楚,看到别人做一个那我也做一个。但做成什麽样,没有思考过这个产品本质的东西,这是我自己的一个观点。

当然,要做到更好也很难,不然我们也不至於花费4年。

关於宽萤幕尺寸,为了这个我和我的同事们打过赌,赌了12万。赌什麽呢?如果苹果出折叠萤幕,它的比例一定是一个宽萤幕的尺寸,而不是像现在大家看到的那些横向折叠的萤幕是竖长条的。

为什麽是竖的呢?我觉得它是更捷径的一种做法,因为竖萤幕更符合安卓现在的生态,生态适配更容易。横萤幕适配的工作量巨大,开发这个软体的工作量是一个普通旗舰机的4倍到6倍,这是非常夸张的。

这个事情在我们内部一直都有争议,直到发布会前一天,我们的观点才统一。

我们的产品更像一个书本打开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更符合直觉的。这才是产品该有的样子。

极客公园:你把FindN的尺寸定义为目前这样,最初的灵感从哪里来的?

刘作虎:我们正面是一个正常的18比9的模式,我当时看到市场上的折叠萤幕产品,觉得大家没有找到最佳点。

我觉得检验一个产品最好的地方就是电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这个场景:你拿着一个手机进到电梯里,电梯里有一群人围着你看,感觉在审视你一样。我曾经试用过友商的折叠萤幕手机,拿着一个很大的折叠萤幕我感觉自己有种富豪、暴发户的感觉。但是我现在拿着自己的产品在手里,会有种小骄傲的感觉。

这就很微妙,有的时候就是一种感觉。

极客公园:虽然你这个产品的尺寸做得很舒服,但是怎麽让它真的有用也很重要。关於这一点你是怎麽思考的?

刘作虎:我以前一直说,作为一个便携的产品,必须要满足的要求就是手感。但手感这个东西好像也没数据,真的是直觉,拿到手上的感觉就是你的重量、厚度、大小、触感,这决定了整个手感。

的确有很多挑战,比如我们的悬萤幕功能,用悬萤幕功能看影片是很爽的,包括影片会议。

但我们在内萤幕的UTG玻璃和转轴上、铰链上,下了很多工夫才可以实现悬停自由地去看。

但是很值得,因为我们调研过很多消费者——摺痕是折叠萤幕最大的挑战之一,必须得解决它,为此我们研发了100多个自己的专利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可以很吹牛地说,这一定是全球上摺痕最小的(手机),它对你的视觉基本上没有影响,是很实用的。

极客公园:FindN对於这几块萤幕有很多不同的用法,在用户体验方面这些功能能带来哪些不同?

刘作虎: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大」是基本的需求,我们还解决了一些正常手机的bug。

它还能带来一些其他手机没有的体验。比如说合起来是一个萤幕,这是一个状态,打开是一个大萤幕,这是另一个状态。当你双手一划就能把它再分萤幕的时候,每块萤幕都有各自的应用,这里面会有非常多不同的创意。

我一直认为折叠萤幕手机是高端手机的未来,因为它带来了很多不一样的体验,我们现在还只是第一步,後面还有很多的创新功能。

做好产品,不焦虑

极客公园:你觉得做产品到底应该理性还是感性,一个好产品是靠什麽得来的?

刘作虎:可能是靠理性+感性。

因为这里面有理性的思考,比如说正面萤幕的尺寸,必须是一个正常的大家可以使用的;但其实它又是一种感性的东西。

我碰到了好几个用过折叠萤幕手机的CEO,碰到我第一句话就是还是你的(折叠萤幕)好,我以前用折叠萤幕老是要打开转一下,比例的问题,转过来才能更全萤幕一点——我觉得它至少是不符合正常产品的逻辑,你买了这麽大的萤幕,打开的时候还要转一下才能用。我们有一个手机厂商高阶主管的企业群,我几乎每天都会在那里给他们提bug。

极客公园:目前手机行业的发展似乎到了一个瓶颈期,你还在做手机的产品,会焦虑吗?

刘作虎:焦虑肯定是没有的,大家可以注意到,OPPO有个新的品牌主张叫「微笑前行」。为什麽叫「微笑前行」?就是要求你从容自信。

危机感肯定有,但是我一直跟同事讲一个观念:你不能静态地去看一件事情。长远来看,实际上很简单,就是做好产品,就不会那麽焦虑。你只要每天想一个问题:下一个产品怎麽做得更好?

团队要有危机感。下一款产品如何更好,如果做不好可能会被市场淘汰。而焦虑却是负面情绪,你只纠结我这个手机为什麽卖的不好,而不去找原因。如果你真正把本质问题想清楚,就不会有这种焦虑了。

我们非常清楚,产品才是最核心的,产品就是很好的证明。对於整个行业来讲也是一样,怎样做好的产品,给用户创造不一样的价值,而不是做Copycat(山寨)。所以产品还不够好的时候,压力是最大的。

实际上这次产品研发中也经历过很多波折。我在第一次试用第一版样机的时候,突然发现中间有一道痕,当时吓坏了,後来团队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

万一这个问题没有解决,那肯定是大问题。此外软体的细节体验、续航这些都很重要,所以这时我压力很大;但产品做的好,就像发布那天,我就会觉得很放松。

极客公园:靠把产品做好来做事业特别简单是吗?

刘作虎:所有事情最终通向的就是「把产品做好」。

上次我在极客公园尖端社的活动里面也讲过,你如果去跟段永平聊,讨论任何问题,他都跟你说「那就是产品还不够好」。

包括Tony(OPPO创办人兼CEO陈永明)也是一样,很多人可能想像不到,我当时做一加的时候,董事会没给我提任何要求,只是有一次我开车跟Tony电话的时候,他说,「董事会对你也没啥要求,如果有要求就一个,把产品做好」,就是这麽简单一句话的交代。所以在OPPO这个体系,至少我1998年加入以来,一直是这样。

「产品、工程团队是最重要的」

极客公园:你最认同OPPO的哪些东西?是什麽让你能一直陪着OPPO走过了二十多年?

刘作虎:有点类似於沃兹带给我的感觉。你看他讲到技术的时候两眼是放光的,我也是这样,你跟我谈产品我可以和你聊一晚上,但是你谈其他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觉得OPPO能带给我这种很纯粹的感觉。

以前和同事讲过很多次我的故事。我其实很早就做了一个行业里最牛的一款DVD,我心想老板肯定会表扬我一顿,因为那是个很创新的产品,跟以前DVD的结构完全不一样。

结果有一天早上8点钟,老板给我打电话,说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到办公室看到那台产品,还以为要表扬我了,结果老板把我猛批一顿,说「这个按键上下的缝怎麽会不一样呢?」Tony对产品的要求很高,我现在对产品的要求都是来自於那个时候这种环境的熏陶。OPPO体系的文化就是这样,对产品和科技,有极致的追求。

极客公园:在我们的印象里,OPPO在行销上是非常到位的,你怎麽看待行销这件事儿?

刘作虎:一个公司,像OPPO这样有20多年的历史,人们有看好的时候,也有看衰的时候,但是整体来看,我们一直在很稳步的增长,越来越好,包括我们之前的INNODAY(OPPO未来科技大会)评价也非常高。

一个公司能20几年做得越来越好,只是因为行销吗?本质一定还是产品。我一直说用户花钱是买产品的,如果我今天告诉你,我是一个行销很好的公司,你会买我的产品吗?

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以前有很多很幼稚的说法,说苹果性价比太低,性价比太低为什麽那麽多人买?因为很多苹果的用户认为它是性价比很高的,因为无可取代。

还有品牌溢价也是很愚蠢的说法,没有所谓的品牌溢价,产品不好,不可能卖出高价,产品更好才有它应有的价值。所有的行销都是浮云,我以前就经常说,公司产品团队、工程团队是最重要的。

极客公园:访谈沃兹的时候我帮你问了一个问题,你还记得吗?

刘作虎:我记得那个问题是「怎麽看待现在的手机」。

极客公园:我们可以一起看一下沃兹是怎麽看待这个问题的。

沃兹:有趣的是,在我看来,从第一代到下一代手机,它们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我还认为,从个人电脑到笔记本电脑,再到滑鼠,再到触摸萤幕,用户界面一直是最大的区别。但我怀疑我们仍然会在萤幕的外观上有所改进,智慧手机和用户输入的外观,我认为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在大多数情况下,我认为手机在未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我这麽说的原因是,汽车已经有150年的历史了,几乎是四个轮子在地上,一个集装箱在里面。他们做的事情和他们在车里做的一样。这一点还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沃兹尼亚克通过影片形式回答「怎麽看待现在的手机?」

很多行销是我们每年都有新的东西,你必须升级才能跟上人群。我个人的观点是,不要做太多的升级,而是让它们变得非常重要和有意义。

极客公园:我对沃兹最後的那句话印象很深,就是产品的更新一定要有意义。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你们的观点还是很一致的。

刘作虎:是的,我也一直认为自己作为一名工程师,理应做更好的产品。我还有个请求,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带给沃兹一台FindN手机,让他来体验一下。

极客公园:你现在的身份是OPPO的CPO,你能不能介绍一下CPO是怎麽工作的?OPPO认为手机的未来在哪?

刘作虎:我觉得形态的创新很重要,因为它能带来很多不同的交互体验。其实我在几年前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

接下来我们说的生态,不是简单讲IoT的生态,更多的是通过这种分布式的能力架构,或者叫泛在服务,这些服务在各个装置之间无缝地流转。

我们一直在想这个事情,并在做一些探索。我们今年做了一套泛在服务的系统,很难再去单独看一个手机的产品,而要整体去看用户在数字世界里面的完整的体验。

我们现在的手机和一些智慧装置之间的打通做得很差,这些服务怎麽能够更好地在装置之间流转,这个是我们已经在做的事情,未来,这里面应该有很多技术的要求。

OPPO每年在技术上都有巨大投资,包括晶片等。这都是硬核的技术,需要花两年甚至更长时间,但它能给用户带来完全不同的体验。

责任编辑:傅佩晴、侯品如

Previous article

电子阅读器比手机更护眼?从萤幕成像方式告诉你

Next article

Motorola正研发第三代Razr摺叠手机!前两款声势低,为何还不放弃?

Join the discussion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